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云南山歌粉丝不识周杰伦王菲 只闻山歌手毛家超(组图)

编辑:admin 日期:2021-11-21 01:54 分类:执业医师 点击:
简介:网络上那些类似于黄段子的视频,是无法代表云南山歌的,或者只是云南山歌中的另类和分支,那些哗众取宠的画面和投其所好的粗俗,只不过为了迎合网络大环境,方便传播和表达而已。我们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当真正从民间土壤生长出来的,我手写我心、我口唱我心

  网络上那些类似于黄段子的视频,是无法代表云南山歌的,或者只是云南山歌中的另类和分支,那些哗众取宠的画面和投其所好的粗俗,只不过为了迎合网络大环境,方便传播和表达而已。我们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当真正从民间土壤生长出来的,我手写我心、我口唱我心的民歌变成某些人的专利或者华丽依旧但生命消逝的“楼兰新娘”之后,唯一的出路。只能是非主流甚至“半地下化”。

  的确,大多数上不了台面。但是,它们为什么要上台面。上了台面之后,它还是它吗?

  其中一段视频被上传者将标题改为《云南人民胃口好》,视频表演者是周继兴和李晓凤山歌对唱。仔细观察比对视频,这段视频拍摄于西山区政府广场前,因对唱中有大量容易产生联想的暧昧歌词,被网民嘲讽;另一段视频是几位穿泳装的男女在玉溪抚仙湖边上摇摆舞蹈,背景音乐是迪厅音乐,片头标题名叫《辣妹的士高》。

  网上恶评如潮,甚至有网民发出强烈抗议,认为这些打着“云南”标签的视频破坏了云南形象,应该被封杀,亦有网民对这样的视频表示了作为云南人的无奈。

  随着更多的山歌视频被网民发掘上传,引出的网上舆情也在悄悄转向:有人开始跟帖表示“也不是很难听”,到最后有人发问:“云南山歌到底长什么样?就是网上这些吗?”

  在昆明市东风广场、官渡广场、篆塘公园等各个市民广场,每天下午,都会围聚着成群的山歌爱好者前来对歌,歌者怡然自得,围观者津津有味。

  一些音像制作公司从广场山歌中发现了商机,并将山歌唱功好的歌者请去拍摄视频,销往农村,省内主销昭通、曲靖、文山,省外主销湖南、广西、贵州,致拥趸无数。近来出现在网络上的各种山歌视频正是出自这些影视公司之手。

  一位从事山歌音像制作而又不愿透露身份背景的老板娘介绍,大约从1999年开始,自娱自乐的草根广场山歌音乐被商人发掘,出版发行成音像制品,捧红了一代又一代的山歌达人。

  山歌歌者大多为中老年人,他们也许不知道王菲、周杰伦是何许人也,但他们对山歌界腕儿们如数家珍张口就来:毛家超、张黎、高碧波、李林峰……有人狂热王菲、追逐周杰伦;在山歌爱好者中,同样也不乏狂热追星者。他们的追逐对象从早期的周继兴、“老翘”,到现如今山歌界炙手可热的毛家超等人。

  25日下午,新闻路图书批发市场一家音像店的店员从货台底下拖出一大箱山歌视频,剧集、对唱一应俱全。如果不是专门询问,在音像店的摆放架上是看不到这些碟子的。 “这些碟子在农村很好卖的。”店员热情地介绍着。

  这些山歌碟子多为三碟装,封面包装花花绿绿,从包装上印制的剧情简介看来,这些山歌剧集多半讲述的农村生活。音像店老板娘对有媒体关注这些山歌碟子显得有些抵触情绪。当记者欲购买其中一张三碟装的山歌剧集时,老板娘以难以找补为由,周折一番之后,老板娘才将50元的钞票找补回来,“我们很少卖这些碟子,有人来问才卖的”、“我们卖的都是正版”、“我们只负责卖,你有问题就去找制作这些音像的人”……

  山歌剧集封底显示山歌制作者多来自采莲路。26日下午,采莲路上一位坚拒透露背景的老板娘在打消疑虑之后,讲述了她所了解的云南山歌:

  我不会上网,网上你说的那些事情我都不知道。但你说的周继兴,我们都认识。他们这些人最初都是在广场上唱山歌,唱得好就会被找去拍成音像制品。周继兴他们都是比较早期的山歌明星了,山歌只是周继兴的业余爱好,他现在很少出来唱了。

  和演艺圈一样,山歌明星也是一代一代的,周继兴、“老翘”他们这些算是较早一批的山歌明星,现在当红的则是高碧波、李林峰、毛家超、张黎这批明星。你去问问那些喜欢山歌的人,他们都知道这些人的。

  山歌被拍成音像大概是在11年前,我老公他们应该算是最早一批把山歌推向市场的人。当时我老公路过公园时,见到一些人在唱山歌,就萌发了把这些山歌拍成音像推向市场的念头。由于当时自己没有钱,他只好自己说服投资人,结果音像拍出来以后,在农村卖得不错。见到这个状况,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现在昆明从事山歌音像出版的公司大约有10至20家,集中在采莲路和气象路。

  最早的山歌音像比较出名的是《数数老昆明》,是一位叫做陈健的山歌明星唱的,用山歌的形式讲述昆明的大街小巷。另一部早期比较出名的山歌音像是《好花生在陡石岩》,是一部情歌对唱。

  这些年下来,为了配合市场需要,山歌音像从情歌对唱发展出多个品种的山歌类型,有山歌剧集——用山歌的形式讲故事,讲述农村人家虐待老人的故事;比较受欢迎的是迪高山歌——就是你说在网上看到抚仙湖那段,用迪高音乐做音乐背景,用云南山歌来对唱;农村的年轻人比较喜欢这个类型的山歌;普通山歌对唱——有的时候得加点酸曲进去,不然的话,这么多年下来,已经很少有人会喜欢单纯的山歌对唱了。

  我们现在拍山歌音像制品,基本上都是按照每次拍三集来预算,拍摄期间的费用包括演员、摄像、录音等支出,每集花在这上面的成本基本在一万元左右。请厂家压制成碟片是最大的投资(她没有透露后期投资成本)。

  请来的演员,片酬高低不一,高的每天上千元,低的就是每天几百元。早些年出名的“老翘”,她是呈贡人,这个老太太虽然不识字,因为山歌唱得好,市场销路好,被多家影视公司争抢,在她最红的时候,月收入上万。可惜的是老太太现在已经去世了。

  有观众看了我们的碟子后,会照着碟子封底上留下的电线日),有个湖北的观众给我手机上发来短信说:“我最喜欢看你们的山歌碟片。”(老板娘拿出手机展示这条陌生号码短信)。我们不时都会收到一些这样的短信,发短信的人除了省内的,还有湖南、贵州、上海、福建。每当收到这样的短信,就是我们感到最欣慰的时候。

  你可能想象不出来,有些山歌歌迷也是很疯狂的。前几天,有两个湖南怀化的中年人,专门开车找到我们这里。他们说看了高碧波的山歌碟片,想要亲眼见一下高碧波。我告诉他们去东风广场那些地方找找,不知道现在找到没有。

  我们制成的三碟装碟片以4.5元的批发价卖出去,在市场上可卖到10元左右。盗版商把三碟装的碟片压制成一张碟,批发价只卖1.1元。生意越来越难做,正考虑转行。(都市时报 首席记者李鸿睿/文 记者曲鸣飞/图 )

  (来源:昆明信息港)本文来源:昆明信息港 责任编辑: 王晓易_NE0011相关推荐热点推荐在云南失联的4名地质调查人员已找到,均无生命危险!

  太嫉妒?上市公司老板行贿警察,将能力出众的侄女婿送进监狱,如今自己也被判30个月

  B站获得支付牌照:花费约 1.18 亿元,有望推出 BilibiliPay

  李昌钰、蒋霞萍夫妇婚后三年首次共同接受大陆媒体采访,在家乡筹建刑侦科学博物馆,生活幸福简单

  今日来袭!晚到却是“全球第一”,充电5分钟能跑400里,碾压蔚来ES6

  妈妈长得越漂亮就越容易生女儿?科学分析,告诉你事实线年儿童十大事件发布 《家庭教育促进法》施行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