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沂蒙题材美术研究 由《我的姥姥》延伸至抗战时期的女性力量

编辑:admin 日期:2022-06-24 23:19 分类:执业医师 点击:
简介:本栏目文章来自山东省一流本科课程《美术批评方法与实践》结课作业和专业实践课成果,主要分为沂蒙题材美术研究、艺考之路、山东美术史论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图像与历史研究、艺术家个案研究等多个专题系列。 新沂蒙美术作品展是2015年国家艺术基金传

  本栏目文章来自山东省一流本科课程《美术批评方法与实践》结课作业和专业实践课成果,主要分为“沂蒙题材美术研究”、“艺考之路”、“山东美术史论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图像与历史研究”、“艺术家个案研究”等多个专题系列。

  “新沂蒙”美术作品展是2015年国家艺术基金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山东艺术学院组织广大师生开展了一系列以“新沂蒙”为主题的创作活动。这幅《我的姥姥》是画家邓云为此展而作的一幅综合材料绘画作品。整幅画面通过“姥姥”这一人物主体结合以红色革命战线为基调的背景,并配合画家描述,营造出庄严的革命氛围。“姥姥”是一名沂蒙红嫂,当抗日烽火席卷沂蒙大地的时候,她们不畏艰辛,义无反顾的参与到支前活动中。

  邓云,1980年生于山东济南,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女画家协会会员,现任山东艺术学院副教授。她的作品《天地•玄黄》获中国美协主办的“首届国家综合材料绘画双年展“优秀奖”,作品《姥姥的列宁装》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第十三届全国美展”。

  这幅综合材料绘画作品可以大致分为四层,由下往上依次为“沂蒙山区反动荡作战图”、“艺术渲染层”、“文字层”和“人物涂层”。最下层的作战路线图直观且明确的展现了沂蒙抗日战争部署的精密和战争规模的宏大。

  山东沂蒙作为抗战老区,自1938年抗战打响以来,先后有二十多万优秀沂蒙儿女参军,有数十万将士牺牲在这片英雄的土地上。沂蒙人民不畏艰险,为争取解放,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下铸就了独特的沂蒙精神,即军民生死与共、开拓担当的革命精神。

  在沂蒙抗日战争中,女性群体也贡献了极为重要的一份力量。在画面的“文字层”中,揭示出姥姥的身份是一名红嫂,而“红嫂”正是对像姥姥一样虽然站在战场之后却倾尽自己能力为战争做出奉献的女性人物的褒奖。一个“也”字,传达出曾经有许许多多妇女加入到“红嫂”这一女性群体,文中谈起“红嫂”,比较耳熟能详的是祖秀莲和明德英的故事,但其实据不完全统计,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沂蒙妇女共做军鞋315万双,做军衣122万件,碾米碾面11716万斤,动员参军参战20万人,救护病员6万人,掩护革命同志9.4万人,瓦解敌方9.8万多人,可以说在那个时代,战争打到哪里,哪里就有英勇牺牲的烈士,哪里就有不畏艰难的红嫂。文字中说姥姥带领老区妇女一起办识字班,她们打破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传统老旧观念,肯定知识的力量,积极响应中共为促进妇女解放的政策。通过办识字班,大大提高了人们的文化水平,与此同时,对于处在抗日时期的沂蒙地区,识字班也为革命事业的宣传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识字班”这三个字,后来也被视为地区方言中对青年女子的称呼。在画家在文字的最后写到:“我爱我的姥姥,我们永远怀念您”,首先表达出来的无疑是邓云对自己姥姥的亲人之间的爱,其次,这里的“我们”指的是包括邓云在内的在战争胜利后有幸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永远”二字是对姥姥一生朴实善良,勇敢坚毅的赞扬与肯定。“红嫂精神”是沂蒙妇女在长期的革命斗争和建设实践中形成的先进群体意识,它所体现的是女性的张力,直到如今,由山东电影制片厂推出的电影《沂蒙六姐妹》也是站在沂蒙抗日妇女的视角重现战争故事,歌颂女性力量。

  渲染层中两片被分割开的红色宣纸宛如被鲜血染红的战场,而“姥姥”位于红色宣纸的缝隙之间,就像是在告诉观者,哪怕是战争幕后的一名“红嫂”,也对这场抗战有着“开天辟地”的力量。画家采用了“揉纸”的艺术表现手法,在宣纸出现褶皱后再用笔墨上色,起伏不平的肌理感仿佛在描绘沂蒙地区的一座座连绵起伏的高山,刻画出战争的地理位置,暗示着沂蒙抗日战争的艰难。画家巧妙的利用一层宣纸模糊了背景,将人物和底层的作战图分割开,制造出鲜明的前后层次感,在渲染红色主题氛围的同时突出画面主体人物——姥姥。

  作者将姥姥的形象放置在画面的最上层,使观者的目光最终聚焦在她的身上,水墨的技法使姥姥与红色的画面整体形成对比,黑色的墨汁更衬托姥姥在画家心里的分量感,姥姥身后的背景正是这老一辈红色女性可歌可泣的革命经历。

  作为评论者,在欣赏这幅作品的同时,也可以采取了两种不同的思考角度。其一是像上文一样,将这幅画拆分成四个层次进行解读;其二是将这幅画综合起来欣赏,立足于“新沂蒙”这个主题下,不去追究它采用了怎样的艺术手法,而是整体的去感受画家想要传达的艺术内涵。比如,画家将“姥姥”放在一个作战图的背景之下,相比《沂蒙六姐妹组画》那样选择将人物定格在一个沂蒙山区具象的真实环境里,《我的姥姥》则更能凸显出在抗日战争中,像姥姥这样的红色革命女性为战争胜利起到的推动作用。作为一幅综合材料艺术作品,其本身就比单纯的绘画作品使用的材料更加丰富,可以传达的东西也更多。画家创作的中心目的是表达对姥姥的赞美和怀念,除了最上层对姥姥的正面刻画,人物右侧的文字和人物身后的背景,补充了人物经历,同时也将人物形象丰满起来。

  查阅邓云的其他艺术作品,也有许多作品都是聚焦于女性题材,例如《女人花》、《玫瑰人生》、《柱语》等,她主张:“艺术表达的最高境界在于天人合一” ,所以这几幅画作都将“女人”和“植物”联系在了一起。画家邓云的《女人花》系列中的女性形象都是捕捉生活的瞬间,包括瞬间的肢体动作,瞬时的动态表情,画面具有动态的美感。且这些艺术作品大都注重刻画女性的人体美,对于女性的面部特点并没有重点描绘,画面色彩纯净,内容单一且精炼,给人赏心悦目的美感。相比之下,《我的姥姥》这幅作品色彩更厚重浓郁,从内容到材料都比较丰富,而“姥姥”的形象更像是一张定格的静态照片,她采用了水墨渲染的艺术表现形式,注重刻画姥姥的面部特征,比如坚毅的眼神、慈祥的笑容和脸上的皱纹,整个人物显得端庄得体,这是因为邓云并没有想要刻画一个具有生活气息的瞬间,她更想营造出姥姥“永恒”的存在和伟大精神“永远”的传承。画家没有为了突出女性力量去刻画朝气蓬勃的青年女性形象,而是选择描绘一个老者的形象。因为姥姥这一老者的形象具有艺术代表性,代表着为建设新沂蒙贡献过力量的女性们。放在战争背景下,这不仅是对客观事实的尊重,也是对姥姥一辈子无私奉献的肯定。画家为了强调艺术主题,对姥姥的衣着也做了模糊处理,配合上面零零散散的砖红色纸片,仿佛是战士们经历过炮火之后留下的创口,营造出这一经历过战争洗礼的伟大女性形象。将“姥姥”视为为建设“新沂蒙”奋斗的老一辈英雄人物的群像缩影,邓云作为深受“沂蒙精神”影响的后辈们,她们将老一辈的故事传颂下来,又激励着年轻一代人深刻理解水乳交融的沂蒙精神,正是新时代视角下的“新沂蒙”形象的体现,也是画家创作的目的。

  综合材料绘画是一种突破了传统画种的束缚,采用不同材料互渗融通后产生的新的艺术形式。相比传统画种,综合材料艺术在画面上融合了物体所具有的独特质感,更具视觉冲击力。在这幅作品中,宣纸的肌理营造出战争的破碎感,也与画家写姥姥办识字班中所传达出来的姥姥所具有的文化水平相辅相成,“宣纸”,是战争时代常用的书写材料,其本身就蕴含着那个时代特有的历史气息,用来渲染氛围和丰富画面肌理感的这层宣纸也采用了“揉纸”的制作方法,起伏不平的质感更能凸显出破旧感和独特的年代感。

  画家采用现代的艺术创作手法表达传统的亲情主题和宏伟的历史题材,这是一种“新”的探索。作为一幅综合材料绘画作品,在表现手法上将绘画艺术和文本艺术相结合,在材料上单一使用“宣纸”这一种,内容涵盖了个人经历和历史事实,都旨在服务绘画主旨。

  作为山东画家的邓云,这幅艺术作品蕴含着一股山东特有的淳朴画风,整幅作品思想感情表现纯粹,文字部分直抒胸臆的表达出画家作画的目的——以此怀念善良朴实的姥姥和赞美以“姥姥”为代表的无私奉献的伟大女性们,邓云将目光回归到赞美中国所特有的民族精神上,使艺术作品蕴含了推动中华文化繁荣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