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光大证券“翻旧案”42亿跨境索赔胜算难测 三年计提预计负债合计4

编辑:admin 日期:2022-01-21 15:36 分类:执业药师 点击:
简介:与曾经的妖股公司暴风集团合伙做生意,让光大证券(601788.SH)元气大伤。但光大证券不甘心。 6月11日晚,光大证券公告,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浸鑫基金)的境外项目交易主体JINXINNC.(开曼浸鑫),向MPS公司原卖方股东RICCARDOSILVAANDREARAD

  与曾经的妖股公司暴风集团合伙做生意,让光大证券(601788.SH)元气大伤。但光大证券不甘心。

  6月11日晚,光大证券公告,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浸鑫基金)的境外项目交易主体JINXINNC.(开曼浸鑫),向MPS公司原卖方股东RICCARDOSILVAANDREARADRZZANI等提出欺诈性虚假陈述以及税务承诺违约的诉讼主张,涉案金额约为6.6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31亿元)。

  这是一场曾经轰动资本市场的跨境并购案。当时,光大证券联手A股暴风集团,共同出资设立浸鑫基金,耗资52亿元跨境收购MPS。MPS曾被喻为世界顶尖体育媒体公司,核心业务是体育赛事版权的收购、管理和分销。然而,收购之后,MPS经营急转直下,并被当地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并购踩雷,浸鑫基金多名合伙人追偿,暴风集团退市,苦不堪言的光大证券先后向招商银行等支付赔偿金约35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一次踩雷让光大证券掉队了。2015年,光大证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76.47亿元,跻身行业前十。近两年,公司净利润接连倍增,但仍然退出行业前十名。

  跨境并购爆雷,光大证券决定采取司法途径追索,被市场称为的“大反击”究竟有多大希望,或是未知数。

  根据公告,浸鑫基金的境外项目交易主体JINXININC.(开曼浸鑫)在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向MPS公司原卖方股东RICCARDOSILVA、ANDREARADRIZZANI等个人和机构提出欺诈性虚假陈述以及税务承诺违约的诉讼主张,涉案金额约为6.61亿美元。

  光大资本是光大证券的全资子公司,其下属子公司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简称光大浸辉)是浸鑫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MPS项目是浸鑫基金的投资项目。

  根据公开信息,2016年,光大浸辉联合暴风集团下属公司暴风投资等14名合伙人设立浸鑫基金,规模共计52.03亿元。其中,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出资6000万元。光大资本还向优先级有限合伙人签署了未履行法定程序并由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约定在浸鑫基金成立36个月内,若优先级有限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

  当年5月,浸鑫基金以4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英国体育版权巨头MPS公司65%股权。MPS成立于2004年,曾拥有FIFA世界杯、英超、意甲、F1、NBA等多项世界顶级体育赛事的版权资源,业务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90多个全球赛事产权,30多家赛事权利机构合作伙伴,乐视体育是其最大的中国区合作伙伴。

  据称,在2016年3月,暴风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冯鑫与光大浸辉签署了一份意向性协议《关于收购MPS股权的回购协议》。浸鑫基金计划在收购后18个月内将MPS转让给暴风集团,从而赚取中间的差价。

  让光大证券没有想到的是,在完成对MPS股权收购之后,MPS的经营业绩大滑坡。2017年10月起,MPS先后失去了意甲、英超、苏超、美洲杯、解放者杯、南美杯版权,多方与其签署的合同终止,MPS自身深陷与国际足联就俄罗斯世界杯版权纠纷。

  无法支付版权费,MPS诉讼缠身,2018年10月,其被英国高等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显然,光大证券试图将MPS股权转让给暴风集团获利的计划落空。除了MPS破产外,暴风集团自身也深陷危机之中,2018年亏损10.90亿元,其实际控制人冯鑫入狱,暴风集团目前已经退市。

  曾经的投资人包括招商银行、华瑞银行等方面,向光大资本追偿损失。2020年,经法院判决,光大资本共向招商银行、华瑞银行等方面支付赔偿款35亿元。

  光大证券并不甘心蒙受巨大损失,于是,并采取了跨境诉讼方式,试图向MPS原卖方股东索赔。

  截至目前,光大证券披露的MPS原卖方股东的信息十分有限,是否具备赔偿能力、股权转让过程是否存在欺诈等事项,暂时均不知。

  因此,针对光大证券提起的本次诉讼,究竟有多大胜算,尚不可知,即便胜诉,能够追回多少损失,也是未知数。

  2019年4月,薛峰辞任光大证券董事长、董事职务,由党委书记闫峻接替薛峰担任公司董事长。当年8月,首席风险官王勇离职。10月,执行总裁周健男辞职,合规总监陈岚离职。当年离职的还有副总裁熊国兵、王翠婷、董事居昊、业务总监潘剑云等。去年1月,中民投资本原董事长刘秋明出任光大证券执行董事、总裁。

  值得一提的是,陈岚于2008年12月出任光大证券合规总监,至2019年已经有11年。熊国兵于2010年5月出任公司副总裁,也有10年。

  光大证券也曾试图向暴风集团追偿。2019年3月13日,光大浸辉作为浸鑫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与浸鑫基金共同作为原告,向法院起诉暴风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冯鑫。称暴风集团及冯鑫未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股权回购义务而构成违约,要求被告赔偿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对于收购MPS公司65%股权以及其他相关成本的损失,合计7.5亿元。

  跟海外起诉追索42亿元外,基于暴风集团退市、冯鑫入狱,即便光大证券在本案中胜诉,能够追回多少损失存在不确定性。

  2018年,光大证券实现营业收入77.12亿元,同比下降21.61%,净利润1.03亿元,同比下降96.57%,一下子跌入谷底。

  或因为基数较低,2019年、2020年,光大证券实现营业收入100.57亿元、158.66亿元,同比增长30.41%、57.76%,均为高速增长。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68亿元、23.34亿元,同比增长449.68%、310.97%,连续两年实现倍增。

  2015年,光大证券实现净利润76.47亿元,跻身行业前十。2016年、2017年,虽然有所下滑,但净利润仍然处于行业第十一、十二位。

  2018年,光大证券退居第三十八位,2019年,位居第三十三位,2020年位居第十五位。今年一季度,其净利润为6.97亿元,同比下降36.88%,位居行业第十六位。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8年至2020年,光大证券在行业中掉队,主要是受上述海外并购踩雷冲击。

  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光大证券计提的预计负债分别为14亿元、16.11亿元、15.50亿元,合计为45.61亿元。(记者魏度)